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草莓的博客

Live simply, Care deeply, Speak kindly

 
 
 

日志

 
 

美国的故事(34)- 生于7月4日  

2012-04-29 13:3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76年7月1日,大陆会议(Continental Congress)开始就弗吉尼亚代表理查德·亨利·李(Richard Henry Lee)在6月7日提出的“独立”议案投票表决。李的议案是这样的:

 

“这些联合起来的殖民地从此是,并且按其权利也应该是,自由和独立的国家,他们取消一切对英国王室效忠的义务,他们和大不列颠国家之间的一切政治关系从此全部断绝,而且必须断绝。”

 

对大多数代表来说,这个选择是痛苦的。从1607年英国在北美建立起第一个殖民地弗吉尼亚(Virginia),到1776年,已经170年了,7代人的时光。在这170年中,北美人享受着大英帝国宽松的统治带来的自由、和平、繁荣、和秩序,他们是英王最忠诚的臣民,为几千英里以外的“祖国”感到无比骄傲。那些乘坐“五月花”号(Mayflower)来到新大陆的清教徒们,可能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们的子孙将彻底背叛他们的“祖国”,建立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新国家。

 

一年前的7月,大陆会议为与英国妥协做了最后的努力。他们写了一份措辞卑微的《橄榄枝情愿书》(Olive Branch Petition),专门派宾西法尼亚的领主理查德·宾(Richard Penn)亲自送往伦敦。宾家族与英国王室的渊源不是一般的深,大家觉得英王看在宾的面子上怎么也该瞄一眼他们的请求。可是,乔治三世(George III)这回算是铁了心了,他拒绝接见理查德·宾,那份情愿书他连看都没看就扔进了垃圾桶。1775年8月,英王正式宣布北美殖民地为“叛乱”(Rebellion),并决定聘请德意志的雇佣军帮助平叛。乔治三世的声明实际上把和解之路堵死了,正如约翰·亚当斯所说:“在大陆会议还没能宣布独立之前,英王已经宣布北美独立了。”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约翰·亚当斯 

 

新英格兰殖民地的代表们坚决支持独立,他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出人意料的是,最激烈地反对独立的,不是看上去对革命毫无兴趣的南方,而是以宽容、开放著称的中大西洋殖民地,包括纽约(New York)、新泽西(New Jersey) 、宾夕法尼亚(Pennsylvania)、特拉华(Delaware)、马里兰(Maryland)。在6月的争论中,中大西洋殖民地无一例外地反对独立,南方的南卡罗来纳(South Carolina)和佐治亚(Georgia)也表示反对。当时,这些殖民地的议会没有授权他们在大陆会议的代表投票表决“独立”议案,即使这些代表们赞成独立,他们也不能投票。几个星期之后,在革命派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殖民地议会授权他们的代表投票赞成独立,但是,这还要看代表们的个人意愿。独立的议案真的能通过吗?

 

支持独立的一方以马萨诸塞的约翰·亚当斯为首,反对独立的一方以宾夕法尼亚的约翰·狄根森(John Dickinson)为首。大陆会议的会场有时候看上去就像亚当斯单挑狄根森的战场,他们唇枪舌剑,火药味十足,没冲上去扭断对方的脖子就算不错了。两人都是律师出身,而且是很成功的大律师,他们吵架是个什么效果可想而知。他们的形象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亚当斯又矮又胖,充满活力和热情;狄根森又高又瘦,面无血色,看上去像僵尸。亚当斯来自中产阶级家庭,他敏锐、直率,得理不让人;狄根森是个大富翁,他优雅、谦和,但在原则问题上决不让步。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约翰·狄根森

  

支持独立的人认为:1.北美殖民地实际上已经独立了,大陆会议只不过宣布一个“事实”而已;2.殖民地对国王的效忠从来都是以自愿为基础,她们以忠诚换取国王的保护。但现在战争已经开始,英王不再“保护”殖民地,那么殖民地也就不用再忠于国王;3.人民支持独立,他们正期待着大陆会议的指引;4.国际社会,特别是法国和西班牙,将会援助北美,但前提是,北美必须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亚当斯说:“只有当我们承认自己并成为完全拥有独立和自由的主权国家,外国才会承认我们。”

 

反对独立的观点是:1.独立的时机尚不成熟;2.人民还没有下定决心,他们并不完全支持独立;3.如果贸然宣布独立,将迫使某些殖民地脱离联盟,造成分裂;4.应该先探明法国和西班牙的态度,确保外援,然后再决定是否独立;5.应该等目前的纽约战事初见分晓的时候再做决定,否则很可能引来灭顶之灾;6.在宣布独立之前,应该先把殖民地联盟的条例制定下来,以便向独立国家过渡。宾夕法尼亚的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说:“在我们没有建起新房子之前,为什么要匆匆忙忙地把旧房子拆掉让自己挨饿受冻呢?”

 

在正反双方无休无止的争论中,7月1日悄然来临,终于到了最后摊牌的时刻。这一天早晨,阴云密布,预示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大陆会议的代表们静静地来到会议厅。他们的心情似乎很沉重,一反往日闹闹哄哄的状态,整个大厅鸦雀无声。亚当斯和狄根森这两个大律师准备向“陪审团”做最后的陈述。

 

上午10点,约翰·汉考克(John Hancock)宣布开会。约翰·狄根森站起来,他的脸色显得格外苍白。他把过去这段时间反对独立的观点重述了一边,提请代表们慎重行事。他说,你们今天的决定可能将把我们的民族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北美大地将经受血腥和暴力,我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同胞惨遭屠戮。然而,狄根森也意识到,独立是大势所趋,他无力阻挡历史的脚步。他悲伤地说:“可以预见,我今天的所作所为将让我名誉扫地。。。但是,我必须抗争。如果在此时保持沉默,那就是犯罪。”狄根森说完,慢慢地坐下,随之而来的是死一般的寂静。他的话和他对北美前途的真切关怀打动了所有人的心,连亚当斯也投以崇敬的目光:“他的论证不但优雅高贵,而且礼貌真诚。”

 

此时,窗外狂风大作,雷电交加。亚当斯站起来,开始了他的陈述。他的声音清晰洪亮,他的目光坚定沉稳,他仿佛看见一个新生儿正呱呱落地,那,就是他的国家,一个自由的国家。他说:

 

“一个最宏伟的事业,一个决定着千千万万已出生和没出生的人的生命和自由的选择,现在就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正处在一场革命的中心,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完全、最神奇、最精彩的革命。历史长河中,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荣耀,可以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子孙创造一个国家,一个共和国!”

 

亚当斯似乎完全沉浸在对新国家的憧憬中,他的语言也许不够优雅,但那强大的感染力让每个人为之动容。当他的讲话结束时,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站起来鼓掌,并纷纷上前与他握手表示敬意。一位新泽西代表说:“他是这个时代的巨人,这个国家的独立完全拜他所赐。。。”很多年后,亚当斯曾担心自己的历史地位。他说,当后世子孙回忆美国革命时,他们可能只会看到两个人:华盛顿和富兰克林,而他将被遗忘。其实,他多虑了。他的贡献足以让他成为美国的“独立之父”,他的名字将永垂青史。

 

狄根森和亚当斯动人心弦的演讲再次引起代表们激烈的争论,这一争就是9个小时。窗外大雨倾盆,屋内热气腾腾。最后,汉考克宣布,大陆会议全体委员会开始表决。13个殖民地各持一票。每个代表团的人数都是奇数,从3个到7个不等。先在各代表团内部投票,比如,如果弗吉尼亚代表团的7个人中有4个赞成独立,那么,弗吉尼亚的这一票就是赞成票。结果,9个殖民地投了赞成票,宾夕法尼亚和南卡罗来纳投反对票,特拉华和纽约弃权。特拉华本来是3个人,可是其中一个因病没来,剩下的两个代表一个赞成一个反对,无法决定。纽约省议会正在休会期间,要到7月中旬才能复会,代表团没有得到授权,不能投票。

 

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独立议案算是在全体委员会通过了,但它还要正式被大陆会议“无异议通过”才算数,这个目的在7月1日显然是不太可能达到了。此时,天已经擦黑,南卡罗来纳代表爱德华·拉特利吉(Edward Rutledge)建议,把最后的投票推到7月2日。汉考克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立刻表示同意。亚当斯也从拉特利吉的话中听出了希望。26岁的爱德华·拉特利吉是大陆会议最年轻的代表,也是最有影响力的代表之一。他一向都是最起劲地反对独立,但同时,他也是个很有全局观念的爱国者(Patriot)。他似乎在向亚当斯暗示,给他一点时间,他将改变南卡罗来纳的意向。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爱德华·拉特利吉

 

散会后,代表们其实并没有各自回去睡大觉。在7月1日这个又湿又闷的雨夜,无数的秘密磋商和妥协紧张地进行着。历史没有记录当夜到底达成了多少“秘密协议”,但从第二天的结果上看,代表们都是谈判高手。怪不得亚当斯说:“独立不是争出来的,而是谈出来的。”

 

7月2日早晨9点,就在大陆会议正要关门开始讨论的时候,特拉华的凯撒·罗德尼(Caesar Rodney)出现在会场,他的靴子上身上全是泥。他就是那位前一天缺席的代表。他本来因病在家休息,但有人告诉他,特拉华代表团因为他的缺席而扯成平局,无法投票。于是,他连夜骑马狂奔80英里赶到费城,中间换了好几次马,才在早上9点赶到大陆会议。他的外貌因患皮肤癌而变得丑陋,常年用头巾遮着半边脸,看上去非常奇怪。可是,他是一股强大的精神,是一团火。他的到来使特拉华那一票毫无悬念地投向独立。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凯撒·罗德尼 

 

跟罗德尼的到来同样有戏剧色彩的,是宾夕法尼亚代表团空出来的两个座位。7月1日,宾夕法尼亚代表团的7位代表中,4位反对独立,3位赞成,决定了宾夕法尼亚的立场。7月2日,其中两位反对者,约翰·狄根森和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忽然很“识相”地缺席,剩下5位以3比2投了赞成票。据说,7月1日夜,亚当斯和富兰克林企图劝说狄根森改变立场,但他拒绝放弃自己的观点。为大局考虑,他和莫里斯决定以“缺席”来成全殖民地独立的愿望。而爱德华·拉特利吉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法”让南卡罗来纳倒向了独立。就这样,在7月2日的最后表决中,12个殖民地赞成,纽约再次弃权,独立的议案终于“无异议”地通过了。一个星期后,得到了授权的纽约代表团才正式投票赞成独立。

 

7月2日,对亚当斯来说,是个胜利的日子,一个值得永远纪念的日子。他在当天写给夫人阿碧格尔的信中说:“1776年7月2日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相信,我们的子孙后代每年都会庆祝这一天。”可是,他高兴得有点太早了。后来的美国人把庆祝活动推迟了两天。7月4日,大陆会议正式发表《独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ce)的这一天,才是美国的“独立日”(Independence Day)。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五人小组向大陆会议提交《独立宣言》:站立者左一为亚当斯,左四为杰斐逊,左五为富兰克林,桌前坐者为汉考克
 
  

在通过了独立议案之后,7月3日,大陆会议开始讨论由托马斯·杰斐逊起草、5人委员会呈递的《独立宣言》。杰斐逊很紧张,他不知道别人会对他写的文章有什么看法。就像要寻找精神寄托似的,他有意无意地坐到富兰克林身边。代表们开始逐条审议,有的大修大改,有的大删大减,有的剑拔弩张,有的诅咒,有的威胁,有的抗议,闹得不亦乐乎。杰斐逊坐在那里一句话都没说,但他平静的外表掩饰不住心中的惆怅。身为作家和出版家的富兰克林,觉得有必要安慰一下自己身边这个受了伤的作者。他凑到杰斐逊耳边给他讲了个“故事”:

 

有一个做帽子的人,他想为生意打个小广告,上面写着:“约翰·汤普森,制帽人,自制自卖,敬请光临。”这条标语后面还画着一顶帽子。他决定在使用这个广告之前先征求一下朋友的意见。结果,朋友们把他标语里的字一个一个地删掉,到最后,只剩下汤普森的名字和那顶帽子的图画。

 

富兰克林的幽默总算让杰斐逊露了点笑容。就在富兰克林逗杰斐逊开心时,亚当斯正全力以赴地捍卫着《独立宣言》中的每一个字。他天下无敌的口才和严密清晰的逻辑使《独立宣言》原稿中的大部分内容得以保留。杰斐逊为此深受感动,他说:“他是支持《宣言》的中流砥柱,他强有力的倡导和保护使它免受很多来自各方面的攻击。”

 

尽管如此,杰斐逊的原稿还是被砍掉四分之一,其中大部分是谴责奴隶制的文字。在这一点上,亚当斯无能为力。亚当斯和富兰克林是所有“建国国父”中最激烈地反对奴隶制的人,但他们同时也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殖民地的团结。废除奴隶制意味着南卡罗来纳和佐治亚立刻退出联盟,其他南方各州也不再支持革命,这对本来就弱小的美国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亚当斯无可奈何地说,奴隶制不是我们这代人能够解决的问题。。。

 

7月4日,大陆会议终于批准了修改后的《独立宣言》,“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也就随之诞生了。严格地说,她还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而是十三个独立国家的联盟。这个襁褓中的共和国对当时的世界基本上没有任何影响,她们不过是一群乱乱哄哄的乌合之众而已。然而,在未来的200多年里,人类将深切地感受到这个年轻国家的无穷魅力。

 

大陆会议主席约翰·汉考克第一个在《独立宣言》上签了字。他的签字又大又漂亮,他说:“我写大一点,这样乔治三世不用戴眼镜就看得见。”事实上,他的签字实在是太有名气了,以至于在今天的美国,“约翰·汉考克”成了“签名“的代名词。如果有人对你说:“我需要‘约翰·汉考克’”,他的意思是“我需要你的签字”。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约翰·汉考克的签名 

 

正式的签字仪式没有发生在7月4日,而是稍后的几天。当时,已改为“独立厅”(Independence Hall)的议会大厅里气氛非常压抑,来自十三个州的56个代表似乎感觉不到应有的喜悦。《独立宣言》是一个新国家的出生证,但同时也是所有签字人的死刑判决书。当他们签上自己名字的时候,他们毫不含糊地承认了自己的“叛国罪”(Treason)。如果落入英国手中,他们唯一的去处就是绞刑架。一个在自己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的人心情能轻松吗?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独立宣言》正式文本 

 

代表们一个一个地默默地走上前去签字,没有人说话。弗吉尼亚那位身高1.93米体重350磅的大块头代表本杰明·哈里森(Benjamin Harrison)想调节一下气氛,他跟旁边又瘦又小的马萨诸塞代表艾尔布里奇·杰瑞(Elbridge Gerry)开玩笑说:“等咱们都被挂上绞刑架的时候,我可就沾光了。凭我这份量,立马就玩儿完。你呢,恐怕得在空中手舞足蹈一两个小时才会咽气。”他的话引来一丝笑声,但很快就被低沉的情绪淹没了。富兰克林说:“现在,咱们大家可真是要拴在一起了。否则,咱们肯定会被一个一个地吊死。”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签署《独立宣言》

 

这56个把“生命、财产、和神圣的名誉”都赌上的人将被后代赋予一个光荣的称号:美国的“建国国父”(Founding Fathers)。当然,他们只是这个“国父”团体中的一部分。他们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罗得岛的史蒂文·霍普金斯(Stephen Hopkins)身有残疾,但仍然用发抖的手签上自己的名字。纽约的菲利普·里文斯顿(Philip Livingston)本来过着王子一样的奢华生活,却为了自由变成一个“叛国者”。新泽西的约翰·维瑟朋(John Whitherspoon)是苏格兰人,新泽西学院(也就是后来的普林斯顿大学)的校长;马里兰的查尔斯·卡罗(Charles Carroll)是天主教神父;宾夕法尼亚的本杰明·罗什(Benjamin Rush)是著名的医生;新泽西的弗朗西斯·霍普金森(Francis Hopkinson)是发明家,科学家,诗人,音乐家,画家;南卡罗来纳的亚瑟·米德尔顿(Arthur Middleton)是大种植园主,拥有5万英亩土地和800个黑奴。

 

    当《独立宣言》在费城当众朗读时,教堂的钟声大作,13门火炮齐鸣,人们欢呼雀跃,敲锣打鼓地举行了盛大的游行。刚从印刷机上取下、还带着热气的《独立宣言》被送往其他殖民地。汉考克特地命人将其中一份快马送往纽约华盛顿的军中,并附上一封信,请华盛顿“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传达给大陆军。
 
 
    华盛顿看到《宣言》时热泪盈眶,他和他的将军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整整一年。从他们拿起武器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走回头路。将军们私下里无数次地谈过独立,但华盛顿非常自律。他认为自己的职责是打仗,政治是大陆会议的事,军队不能干涉民选政府的决策。所以,他从来不发表任何关于独立的言论,甚至每天在与军官们共进晚餐时,他都带头祷告:“上帝保佑吾王!”“祝英王陛下健康长寿!”现在,他终于可以说:“让我们捍卫我们自己的国家!”“上帝保佑美利坚!”

 

7月9日,华盛顿命人在军中大声朗读《独立宣言》,战士们热血沸腾。当晚,一群大陆军战士和纽约市民将一尊铅做的乔治三世的巨型雕像拉倒。这座足有4000磅重的雕像被运到冶炼厂,溶化浇铸成4万2千颗子弹,倒是一点也没浪费。

 

美国的故事(34)-生于7月4日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纽约人拉倒乔治三世雕像 

 

在北美的英国官员迅速把独立的消息送往伦敦。8月中旬,《独立宣言》的全文出现在英国的各大主要报纸上,接着,它被翻译成欧洲各国的文字,几天之内就传遍欧洲大陆。英国王室和议会并没有公开评论《独立宣言》,但民间组织纷纷上阵,有的赞同,有的反对,而最多的反面意见是对北美保留奴隶制的谴责。一份评论说:“这世界上最荒唐的事莫过于,一个美国的革命者右手签署着《独立宣言》,左手拿起鞭子抽向他那满眼恐惧的奴隶。”另一个评论说:“当他们还没有释放自己的奴隶时,有什么资格宣称‘人人生而平等’?”

 

就在大陆会议宣布独立的同时,英军已经陆续在纽约登陆。年幼的共和国将要面临最严峻的考验。华盛顿和他的大陆军将怎样抵御英军的进攻?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样的命运?请看下一个故事:生死一线。

  评论这张
 
阅读(193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