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CHA-脖子以下全是腿的妹子

二次元同好交流新大陆

扫码下载App

LOFTER-颜值最高的妹子都在这

汇聚2000万达人的兴趣社区
下载即送20张免费照片冲印

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草莓的博客

Live simply, Care deeply, Speak kindly

 
 
 

日志

 
 

美国的故事(17)-法国与印第安人的战争  

2011-01-18 12:4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54年7月,年轻的弗吉尼亚人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在俄亥俄河谷(Ohio Valley)的一通乱打,让英法撕破了脸皮,也把世界拖入了战争。1756年,英法正式向对方宣战,史称“七年战争”(Seven Years’ War)。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场真正的“世界大战”(World War),因为卷入战争的不只是英国和法国,还有他们在欧洲的盟友以及他们在全世界的殖民地。法国、奥地利、西班牙、俄国联手对付英国和普鲁士的联盟。战争从欧洲扩散到北美、中美、印度、加勒比群岛、菲律宾、和西非。战争需要回答的问题是:谁是世界的老大?

 

在北美,这场战争被称作“法国与印第安人的战争”(French and Indian War)。这个名字比较缺德,听上去好像是人家法国人在跟印第安人打仗。其实,是法国人与印第安人联合起来打英国人。殖民地这些老土就直接用敌人的名字命名了这场战争,生怕哪天早晨醒来忘了自己在跟谁打仗。看上去,哥几个打架好像是为争夺那顶河狸皮帽子,实际上是英法争霸的必修课。这盘菜早晚得上。

 

1754年,战争刚刚爆发后不久,来自七个英属北美殖民地的代表和150名“依洛魁”印第安人的代表在纽约的奥尔巴尼(Albany)开了一个会(Albany Congress)。对一盘散沙的英属殖民地来说,迈出这一步实属不易。在此之前,各殖民地是老死不相往来,只关心家门口的那点子事儿。现在,人家法国人和印第安人联合起来了,咱也不能坐着等死吧。

 

主持这次会议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富兰克林提出两点建议。第一,联合印第安人。当然,北美大部分印第安人已经站到法国一边,因为法国人一向对他们最好,很尊重他们的权利。但北美最强大的印第安人族群“依洛魁联盟”(Iroquois)却与法国是世仇,这似乎是英国人的福音。殖民地代表都愿意与“依洛魁联盟”合作。“依洛魁”首领说:没门儿!你们和平时期欺负我们,现在要打仗了,想起来跟我们合作,让我们上去堵枪眼儿,凭什么?我们跟法国人有仇不假,但犯不着替英国人卖命。于是这条计落空了。

 

美国的故事(17)-法国与印第安人的战争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富兰克林的漫画《联合或死亡》,蛇身代表各英属殖民地

 

富兰克林的第二条建议是,所有的英属殖民地联合起来,选出统一的议会,进行统一的管理,这就叫“联合起来力量大”。他还画了幅“联合或死亡”(Join or Die)的漫画,给大家敲警钟。这一条立刻引起轩然大波,代表们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没门儿没门儿绝对没门儿!这都什么馊主意啊。一百多年的“自治”哪能说改就改?俺凭什么要听“中央”的指挥?新英格兰人觉得自己是基督教正宗,南方的“新教”就是个“腐败教”;南方人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英国人,北方佬都是大老粗、暴发户;纽约人说吵什么吵,啥都不如钱重要;宾夕法尼亚说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大家都听俺费城的不就得了嘛。。。总之,各殖民地坚决拒绝了富兰克林的“联合”主张,但总算同意互相合作,协调作战。

 

1755年,英国给北美派来一位60岁的老将爱德华·布莱德克(Edward Braddock)。布莱德克15岁就参军了,当了一辈子兵,打了一辈子仗。7月,他率领大约两千人的队伍向俄亥俄河谷的杜魁斯要塞(Fort Duquesne)进发。在布莱德克心中,攻取要塞是小菜一碟,那里的法国守军只有几百人,根本不经打。

 

美国的故事(17)-法国与印第安人的战争 - blueberry - 蓝草莓的博客

爱德华·布莱德克 

 

23岁的华盛顿志愿当了布莱德克的副将。他兴奋极了,终于有机会见识一下大英帝国的正规军如何作战。富兰克林也向布莱德克提供了重要的帮助,他组织很多殖民地人赶着马车为布莱德克的军队运粮草。富兰克林还提醒布莱德克,从弗吉尼亚去杜魁斯要塞(宾夕法尼亚境内)的路非常险峻狭窄,应防敌人的伏击。布莱德克压根没听进去,领着人大摇大摆地上路了。

 

布莱德克的队伍在密不透风的森林中前行。即使有300先遣部队在前面砍树铺路,110英里的路他们还是走了整整32天。华盛顿可没觉得长,他正陶醉在英国军人的光荣与自豪中。他骑在马上,看着蓝蓝的天空下,绿绿的丛林中,身穿红色军装的英国兵和蓝色军装的殖民地民兵交相辉映,漂亮极了。他写道:“这是我看到的最壮观的景色。。。”

 

这个“壮观”景色很快就变得惨不忍睹。法国人(主要是加拿大人)在与印第安人的长期交往中,早已学会了印第安人的生活方式和打仗方式。当布莱德克满脑子都是欧洲平原上那整整齐齐的两军对垒和步调一致的万枪齐发时,法国人正和印第安人一起,披着兽皮,插着羽毛,藏在林中,举枪瞄准了他们的猎物。

 

英军行至蒙诺加荷拉(Monongahela)狭谷地带,只听印第安人一声哨响,躲在树下、石后、草旮旯里的法国与印第安人联军突然发动